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2、吃货



    吕树一边权衡着眼前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随时准备拉着吕小鱼跑路,至于跑不跑得了……只能说尽力了。

    然而身穿黑色风衣的这群人似乎并没有打算跟他们纠缠什么,更不像是那种电视剧里演的标准坏人,动不动就滥杀无辜什么的,竟是直接走了。

    到了这个时候吕树有点安心下来,难道对方真的是官府的?

    他忽然想起之前那些灵异事件消失的视频与人……难道这个表演者跟那种事情也有关系?官府里什么时候多了黑色风衣这种制服了……看起来还不错。

    如果对方这个时候忽然出示一个神秘部门的证件,搞不好吕树还真的信了。

    至于对方所说的消防大队……就算了吧……

    遇到这种事情,吕树吕小鱼这一大一小两人也没心情继续看庙会了,回家吧。

    离开的时候吕树低头沉思着,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吕小鱼抬头看了他一眼:“吕树,你在想什么?”

    “你叫我一声哥哥能死是吧!”吕树当时就有点火大。

    “我们有血缘关系吗?”吕小鱼一脸鄙夷,人小鬼大。

    这个时候,忽然有个年轻人拦住吕树和善笑道:“你们刚刚从后台那边出来吗,能不能告诉我里面发生了什么?”

    吕树警惕道:“你谁啊?”

    “你好,我叫知微,很高兴见到你,”帅气的年轻人笑着自我介绍。

    “有多高兴?”吕树问道。

    这个叫做知微的年轻人差点就尿了,这货特么的怎么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额……总之是很高兴吧……”然而知微刚想继续解释,就看到对面的这个少年理都没理他,拉着可爱的小姑娘就走了,小姑娘还在他身边一蹦一跳的……

    “呼……算了不跟你计较!”知微有点无奈了,还是自己去看看吧,里面应该还有不少目击者,那些人应该会比这个少年更好打交道才对。

    吕树走了一段路之后回头望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皱起眉毛,吕小鱼平静道:“吕树,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小鱼,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多了很多比正常人更牛逼的人,你会怎么办?”吕树问道,如果说那位表演者真的有问题,那么自己心脏之中的悸动是不是代表着……自己也有问题?

    “当然是要比他们更牛逼了呀,”吕小鱼理所当然的说道。

    吕树听了之后沉吟片刻,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事情一样展颜一笑:“你说的还真简单啊,不过很有道理,走吧,回家。”

    吕小鱼自顾自的说着:“吕树你身体这么弱肯定不行了,跟同学打个五分钟篮球你就喘的不成样子了。不过没关系,你不行,但我可以啊,以后我保护你,你就专门给我做饭吃就好了!”

    “呵呵,”吕树黑着脸:“莫名其妙的自信。”

    吕树和吕小鱼住的地方在洛城行署路四号院,这里是传说中的市委家属院,然而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四号院是公认的贫民窟,在当下这个时间里,还是1层的小平房,破破烂烂的没有燃气没有暖气,也不怪别人说这里是贫民窟。

    吕树他们住在这里是租的房子,一个80平米的小平房,在这三线小城市里每个月500块钱,不包括水电费。房东没有卖房子的打算,纯粹是想等着拆迁的时候有个不错的补偿条件。

    这里早就说要扒掉了,结果说了好几年也没扒,因为院子里的住户都比较难缠。

    很多人嫌弃这里,吕树倒是挺喜欢,因为每家平房门前都有一个小院子,大概也能有个十来平,还能种点大蒜、韭菜之类的东西,毕竟买着也需要钱啊。

    吕树缺钱,因为他是孤儿,打小就被扔在孤儿院门口了。

    吕小鱼也是。

    一般情况下孤儿在孤儿院成长到16岁还没有人领养的话就得进入社会自力更生了,吕树就是这种情况。

    他从小身体就比较虚,哪家会愿意领养一个病秧子回去?

    而吕小鱼是自己偷跑出来的,孤儿院对此习以为常,这个时代里小孤儿受不了孤儿院的生活偷偷跑出去,偷东西抢东西当乞丐的情况多得是,所以到了现在连报警都懒得报了。

    孤儿院也没电影里面那些‘模范孤儿院’那么有责任心,孩子跑出去了是死是活,谁管那么多?

    吕树是想把吕小鱼送回孤儿院的,毕竟她条件不错年纪也还小,肯定有人愿意领养她,但吕小鱼每次都会再次跑出来。

    久而久之,吕树也习惯了。

    吕小鱼有点不正常,相比同龄的孩子她有点早熟了,当然吕树其实也未必有多正常,平常还不怎么体现,但今天跟知微的那段对话也只是一个缩影罢了。

    他们租的屋子在一排平房的最里面,路过一个平方的时候,一位邻居大婶正在熬中药。

    吕树晓得这家有一个老人,常年都处在病症的折磨当中,这位邻居大婶也是那位老人的儿媳妇,病好像是遗传的,老人还没走呢,儿子先被病痛给折磨走了。

    儿媳妇倒也算孝顺,这么多年一直照顾着老人。林婶虽然看起来四十多了,脸上也有不少皱纹,可吕树还是能从对方脸上的轮廓看出对方年轻时是如何的风华正茂。

    这样的女子愿意一个人守着寡照顾丈夫家的老爷子,这个社会里这样的人真的不多见了。

    “林婶,晚上好啊,”吕树笑着跟大婶打招呼。

    “小树和小鱼啊,你们回来啦,”大婶笑着应承。

    然而就在吕树准备拉着吕小鱼回家的时候,吕小鱼忽然蹲下身子眼巴巴的看着小煤炉上的药锅:“林婶,我能喝点吗?”

    林婶乐了:“这是药呀小鱼。”

    吕小鱼想了想:“那我就喝一小口!”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走走走,添什么乱呢你,别人的药你也喝!”

    太特么丢人了啊,吕树这年纪,正是少年自尊心增长的时候呢,带着这么个小吃货,简直了!

    那中药闻着就不好喝的好吗?!

    “奥,”吕小鱼心不甘情不愿的继续往里面走,一步三回头,明显还有点惦记那一锅中药。

    林婶身后的屋子里传来低低的咳嗽声,有老者叹息:“年轻真好啊。”

    林婶笑着应承道:“是啊,年轻真好。”

    吕小鱼不再回头看那一锅中药了,而是眼巴巴的看着吕树:“吕树,我想吃泡面,红烧牛肉的!”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