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28、李齐回来了



    尼玛啊,叶玲玲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坐在位置上决定这辈子都不会再跟吕树说一个字了,友尽!

    吕树乐呵呵的拿着国产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里基本就是一些闲杂人等,最大一部分还是本班的那些同学们。

    这个时候发朋友圈,超过七行就会隐藏一部分,需要点开全文才能看到所有内容。

    叶玲玲一脸生无可恋的坐在位置上,上学期间也没什么娱乐项目,下意识的就想刷刷朋友圈看看,然后就看到了吕树发的那条。

    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可爱到爆炸的同桌

    .

    .

    .

    .

    .

    .

    而我的同桌却有。

    叶玲玲当场差点就掀桌子了,你够了没有!你够了没有!报告老师,我要换位置!

    不让抄卷子就算了,这条朋友圈又是怎么回事啊?!

    还能不能当同学了啊?!

    你哪里可爱了啊?请你原地爆炸好吗?!

    “来自叶玲玲的负面情绪值,+536!”

    哦吼,吕树眼睛一亮,自己果然出奇就能致胜啊!

    上午仅仅上课这么一会儿,就收获1800多负面情绪值了,给力啊同桌。

    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不过后遗症就是,上午的第二场考试英语,吕树觉得自己是彻底没有希望获得负面情绪值了。

    毕竟这一场就给玩绝了,人家也不会再抱什么期待。

    然而事实证明吕树对人性进行了误判,在英语考试的时候,他旁边那群同学想起吕树的所作所为,就有一种持续的怨念……

    +1+1+1+1……

    就这么一场考下来,吕树的负面情绪值竟然重新突破2000大关……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呢?

    中午大家出去吃饭,吕树的那条朋友圈也不是仅叶玲玲可见的,谁都能看见。

    他周围坐的那些同学就跟一同吃饭的人说,吕树估计是因为大家背后说的那些话,生气了。

    竟然在考试的时候,花式防着大家!

    尤其是吕树跟刘畅互传的纸条被大家传看,这就是铁证啊!

    “不就说他没法觉醒吗,大家说的是实话啊,他平时就体弱多病的,一个学期光生病就得请好几次假,怎么觉醒啊?”

    “对啊,结果这就生气了呗,还不让大家抄他卷子了,大家说说实话不行啊?”

    “这不,还发朋友圈恶心叶玲玲呢,叶玲玲刚才走的时候差点气哭了。”

    “咦,你们发现没,吕树这几天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啊。”

    “那有什么用,过两天又要生病。”

    吕树在食堂里淡定的吃饭,饭是早上在家里就准备好的,炒白菜加米饭。

    学校食堂的饭菜不算贵,但对于吕树来说当然是能省一点是一点的。

    他的同学们可能根本就不会去想一个道理,既然你说了我坏话,那我反击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更何况吕树本身就是要赚负面情绪值的,管你有没有得罪我,找到机会我都可能要得罪你……

    吕树在吃饭的时候也看到了隔壁班觉醒的那位女同学,孤身一人坐在食堂里面吃着窗口卖的快餐,也不说话,不看手机,就是安安静静的吃饭。

    这个女孩是真的能沉住气啊,不像7班的李齐,得到力量以后就冒冒失失的使用了,现在还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呢。

    之前吕树还在想,自己要好好观察一下官府对于李齐的态度,如果说李齐就从此失踪,那很明显,官府是像继续掩盖这些事情,如果李齐能回来,那就说明,关于觉醒者的时代,就真正的开启了。

    中午吃饭时间也就50分钟,吃完就得回班里,要么在班里自习,也可以趴着睡觉,反正就是要坐到下午2点半上课的。

    老师不在这里看着,也就偶尔过来看一眼。

    洛城外国语学校的高二年级就是这个待遇,没办法的事情,高三则更加残酷。

    吕树忽然发现身边的叶玲玲噼里啪啦的正用手机在一个群里聊天呢,他现在视力很好,瞥了一眼就能看到里面好几个正在说话的都是熟悉头像,群名字叫做‘觉醒者’。

    噗,这群同学趁着中午吃饭的功夫又拉了一个群?这是大家互相讨论觉醒方面事情的群吗?

    是只有少数人在群里,还是只有自己不在?

    吕树又瞥一眼,群里竟然有五十多个人,合着这确实是只有少数人没进的群啊。

    看来这群同学们彻底打算把自己排斥在外围了吧。

    吕树没有放在心上,最迟一年半大家就要分道扬镳,不过吕树忽然觉得这群人真是有意思,群里面一个真正的觉醒者都没有,聊着有什么意思啊……

    叶玲玲余光看到吕树在往自己这边瞥,冷哼了一声就把面前的书本都挪到了左边,遮住了吕树的视线。

    此时此刻,吕树忽然顾不上叶玲玲这货了,他意外的发现,自己心脏里的那团火焰,在这几天的白日修行之中,竟然开始慢慢由纯白色向着绿色偏转。

    这是个什么变化?

    那团火焰在吕树的意识里越发的炽热了,像是跳动着的熔岩般烧灼着。

    可是这次吕树是真的有点不明白了,完全搞不懂为什么火苗会有这样的转变,他现在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星图里的力量,但这火苗大部分时间都像是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一样完全不听指挥。

    就仿佛……它还没有从沉睡中彻底醒来。

    这种情况,就算吕树挠破头也很难想出办法来解决,一个人摸索着修行,还是太难了一点。

    “李齐回学校了!”原本安静的午休教师有人惊呼了一声:“我7班的同学给我说,李齐刚刚进班了,学校给了他留校察看的处分!”

    吕树愣在那里,班里其他同学都沸腾了,这是他们身边出现的第一个觉醒者,原本还有人猜测李齐会莫名其妙的失踪,结果现在却光明正大的回来了,打完老师,也不过是个留校察看处分而已,相对于犯下的错误来讲,这个处分算是很轻了。

    同学们都在兴高采烈的讨论是不是觉醒者并不会被抓走研究之类的事情。

    只有吕树在想,也许官府已经有公开这些事情的打算了!

    ……

    这几个点.,只占一个字数,所以我并没有在水字数,对,我从来没水过。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