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54、吕小鱼的专属修行(第一更)



    “吕树!这是什么!”吕小鱼看到金色纸页化成星星点点的金色尘埃飘进自己的身体也有点慌了:“我什么都没干啊!”

    吕树想了想:“这可能注定是属于你的东西吧。”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既然拿在他手上没反应,反而吕小鱼一靠过来就立马有反应,那就只能解释为:它认定了吕小鱼。

    “快感受一下,看看能不能感受到你身体里的异常?”吕树好奇道,他很想知道这玩意是个什么功法。

    吕小鱼听了之后闭上眼睛,然后迅速睁开,惊讶的说道:“我的胸腔里好像多了一个星图,星图里还有7朵星云!”

    “啥玩意?!”吕树这次是真的惊了:“确定吗?”

    怎么会这样,竟然跟自己的功法一模一样?

    “确定,”吕小鱼点点头:“7朵星云,有大有小,我感觉……我好像能与天上的虚空沟通一样,似乎有什么黑乎乎的阴影在汇入我身体里的星图,那颗最小的星星。只是好奇怪,星图是明亮的,星星却像是黑洞一样……星星不该是亮的吗?”

    可是……为什么吕小鱼就不用唱小星星!

    你特么啊,吕树当时脸就黑了,为什么自己就得唱小星星,吕小鱼就不用?

    不对,自己关注的重点好像不对,呵呵。

    吕树开始陷入沉思,就吕小鱼的描述来看,其实吕小鱼的星图和自己的并不一样!

    自己的星图是晦暗的,只有点亮星辰才会亮起来一小片。

    吕小鱼的星图是明亮的,星辰却是暗的。

    吕树唱小星星以后,汇入身体的,是天上的星辉,璀璨无比。

    而吕小鱼的,确实黑暗的阴影。

    一明,一暗,有什么联系吗?

    吕树不懂,吕小鱼也不懂,恐怕黑风衣们也不懂。

    这也太奇怪了啊。

    “那个什么玩意阴影汇聚到你身体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吕树继续问道。

    “不清楚啊,它自己进来的,然后就自己进了星图……”吕小鱼眼睛亮晶晶的:“吕树,我是不是觉醒了?”

    “呵呵,你是觉醒了,我很确定……”吕树有点蛋疼,合着人家不仅不用唱小星星,而且修行都是自动的,管都不用管。

    懒人吕小鱼专属功法吗这是?!

    这也就意味着……吕小鱼也不用像自己一样不睡觉,因为吕小鱼不用耗费精力去引导星辉进入星图啊!

    这特么什么幺蛾子系统啊,为什么我的就这么麻烦?!玩狗蛋啊!我现在换功法还来得及吗,在线等,挺急的!

    吕树直接从商店列表兑换出来一颗星辰果实递给吕小鱼:“把这个吃了,看有什么反应。”

    然而就在星辰果实刚刚接触到吕小鱼的手掌时,竟然快速溶解掉了,变成璀璨的星辉飘入了吕树的体内……

    不对劲,吕树觉得不对劲,没道理洗髓果实能吃,星辰果实就不能给别人吃。

    是功法的问题,是吕小鱼的功法排斥星辰果实!好奇怪啊,这事搞得吕树一脑袋问号,难道说他俩的功法是对立的么?

    不过两者还有几点区别,吕树拿起吕小鱼的小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上有一颗树苗,现在已经长出了5枚叶子代表着点亮五颗星辰,而吕小鱼的手心里却什么都没有。

    而且吕树心脏里的白色火焰,吕小鱼也没有。

    想不通怎么回事那就干脆不想,首先能确定的就是这确实是个修行功法,如果吕小鱼能够早点点亮星辰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吕树也更放心一点。

    吕小鱼现在越发漂亮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到坏人来着,有点自保的能力相当不错,能让吕树省不少的心。

    不然,万一吕小鱼被人贩子拐跑了呢?

    当初吕小鱼去卖煮鸡蛋的时候,李叔就提醒过吕树,有人打过小姑娘的主意,这也是后来为什么吕树很少让吕小鱼去帮忙的原因,也是后来跟李叔他们都熟了,甚至李叔他们拍胸脯保证组团送吕小鱼回家,他才稍微放点心。

    现在是彻底不用担心了,等过上半个月,吕小鱼再遇到坏人了,呵呵,一拳上千斤的萝莉就问你怕不怕?

    再加上吕小鱼这早熟的小脑袋,谁好谁坏分辨的清清楚楚,真要是碰到人贩子,估摸着一拳能给人贩子打出屎来。

    不过吕树还是的好好跟吕小鱼交代一下能力不能乱用,毕竟还有黑风衣那样的存在,于是吕树又把梁澈啊黑风衣的那些事情给她讲了讲,学校的事情啊抽血的事情啊也都讲了讲。

    直到吕树确定吕小鱼听进去了才放心下来,这方面吕小鱼还是很懂事的,俩人在闷声发大财方面达成了一致共识。

    两个人在沙发上嘀嘀咕咕研究了好半天,吕树也把自己功法的情况给吕小鱼说了说,这时候吕小鱼才终于勉强相信,吕树真的没法变煎饼果子!

    非常勉强!

    不过虽然不再要求吕树变煎饼果子了,但仍旧要求以后吕树每天两份臭豆腐准时供应,不供应就急!

    吕小鱼揉了揉眼睛:“吕树,我困了,你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吧。”

    “不讲,多大的孩子了还要听故事?”吕树撇撇嘴。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99!”

    “吕树,你变了!你以前……”

    “停停停……变个屁的变,讲!”吕树都无语了,整天就知道念这一句,确实,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吕树就给吕小鱼讲故事来着。

    吕树坐在吕小鱼的床边给她掖了掖被子,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讲啥,该讲的故事都讲完了啊。

    “额,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吕树刚说完,就发现床上躺着的吕小鱼开始冷笑……

    “吕树,你又准备那这个糊弄我?你变了……”

    “听我讲完!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长的真是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吕树自己都乐了:“哈哈哈,这个你没听过吧!”

    吕小鱼:“???”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399……”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