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61、A级资质!(第二更)



    知微和李弦一到底属于什么组织他不清楚,但从知微的语气来看,李弦一或许是对方组织里很有身份的人。

    在黑风衣维稳的时间段里跟着李弦一学剑到底会不会出事,吕树不清楚,所以他才想要再看看局势。

    相比国家机器而言,他和吕小鱼的这个家实在是太脆弱了一点,现在还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莽撞,葬送了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再等等,反正是李弦一主动找他的,又不是他上杆子去学。

    如果真的没有问题,他是会学的,因为他和吕小鱼的修行都没有老师,摸着石头过河毕竟是辛苦的。

    既然旁边住着以为可能是大佬的人物,自己没必要错过。

    早上出门去卖臭豆腐的时候,吕小鱼眼巴巴的送吕树出门:“早点回来呀。”

    早点回来干什么?当然是带她去看电影咯。

    吕树忽然感觉神清气爽的,修行有了质变,物质生活也在慢慢变好,这一切都在变好,而且家里有人等着自己回家,生活像是一缕光明照了进来一般,光线像是滤镜之下的阳光,丝丝缕缕斑斑点点,五光十色。

    他扛着箱子出门的时候,李弦一依旧在隔壁小院子里练剑,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吕树再去看李弦一的剑,就有了新的感触。

    李弦一手里的剑普普通通,可每一次划过的轨迹都仿佛能够吸住行人的目光,吕树忽然察觉到,这空气里的灵气,仿佛在跟随他的剑尖游荡一般。

    慢慢的一剑走过,宛如空气也被切割分裂开来。

    仅仅一剑就把吕树给看的心里痒痒,从这点细节就能看出李弦一一定不是普通人,恐怕在觉醒者里也属于上游的那种。

    基金会在介绍等级的时候就说了,在灵气复苏之前就有修行方式与修行者,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其实只是大家不知道以前有大能存在,但不代表他真的不存在。

    瞅李弦一这架势,说是刚刚觉醒那就有点扯犊子了啊,肯定是以前就在修行。

    可吕树再心痒痒也得克制住,与其赌上自己和吕小鱼的未来去学个不知道门路的剑法,还不如先踏踏实实提升自己的实力再说。

    吕树觉得现阶段而言,自己这尸狗小剑哪怕只能出一剑,捅死自己这样的选手也是轻轻松松。

    要知道,他现在力量系也达到了E级,身体素质提升,防御值也是直线上升,就这样也觉得自己是扛不住那一剑的。

    现在这个世界上,高于E级的肯定有,但肯定不多。

    级别这玩意就像金字塔一样,越往上的越少,现在E级都还没见到几个呢,D级能有多少?总不至于都让自己碰见吧。

    吕树跟李弦一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往前走了,生怕自己一动心就答应下来。

    李弦一在这等了半天,结果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劝吕树呢,吕树都特么已经走远了!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56.”

    吕树乐呵了,这老头怎么回事啊,这么想教自己剑术?

    大婶走出门来看着惆怅的李弦一,嘴里有些许笑意:“我能看出来,他不想学,不知道是害怕跟我们打交道还是为什么,知微那孩子查了一下,小树入选道元班了,资质评级F级。”

    “不可能,”李弦一摇摇头:“我不会看走眼的,怎么会是F级?地网的那群人也不过是刚刚开始修行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哪知道这其中玄妙,吕树不可能是F级……”

    大婶笑道:“那你看他是什么等级?”

    “最少A级,他身边的小姑娘也是,”李弦一叹息道:“以前病痛缠身根本无心其他事情,所以没注意这两个孩子,没想到身边就是两个A级资质。你、知微、琦玉……都是我挑选出来的,我有看走眼过么?”

    大婶注意到李弦一的用词:最少A级,那就是说,还有可能更高。

    A级……在基金会里也不多了。

    “可是他以前身体那么虚弱?”大婶疑惑。

    “我的病是怎么来的?灵气复苏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李弦一摇摇头。

    大婶恍然,李弦一的病是怎么来的?在灵气枯竭的年代,李弦一的剑夺天地造化,每斩出一剑便耗费自己一丝的精气神,却又没有灵力补充元气。他们这批人,硬是在灵气枯竭的环境里另辟蹊径,但也是有代价的。

    所以灵气复苏以前,他的元气大伤,哪怕现在灵气复苏了也没法弥补,因为已经坏了根基。

    李弦一的话让大婶想到一种可能,也就是说,很可能吕树资质奇高,所以在没有灵气滋润的情况下导致他身体虚弱……

    原来李弦一真正看中的是这一点!万中无一的那个可能性!

    即便这点假想是错误的,那也有A级资质打底,稳赚不赔。

    其实不管是李弦一还是大婶哪能想到,吕树的虚,那特么是真的虚,现在资质提高了,那是因为有幺蛾子系统啊……

    等到吕树卖完臭豆腐满载而归回来的时候,李弦一和大婶已经不在院子里了,吕树也没想那么多,更不知道自己的资质被人讨论着,只知道今天卖臭豆腐收获负面情绪值又是一波8000多,而且四十份臭豆腐卖了200块钱,有钱在手心里格外踏实。

    今天是不是可以给吕小鱼买一身新衣服了?上一次买新衣服是什么时候,半年前吗?

    吕小鱼虽然体谅自己不开口要什么贵重东西,但自己做哥哥的也得考虑到啊。

    清晨雾气已经散去,吕树把箱子放回屋里就带着吕小鱼出门了,吕小鱼专门换上上次买的新衣服,平时都不怎么舍得穿的。

    出门的时候吕树还检查了一下自己研制的大棚,毕竟番茄老是长不熟啊愁人不愁人。

    轻轻关上篱笆木栅栏小门,吕树在前面走着,吕小鱼在后面一蹦一跳的跟着,开心的不得了。

    吕小鱼沉思了片刻,默默的把小手塞进了吕树的手里,吕树低头看了一眼吕小鱼,小姑娘低头默不作声。

    吕树笑了笑,手握紧了一些。

    吕小鱼这才又重新笑了起来。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