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62、来自邻座的怨念(第三更)



    看电影的地方在洛城一个叫做新都汇的商业中心,距离吕树他们家走路也就是15分钟的距离。

    洛城这个地方小,好像去哪里都很近一样,坐着公交车从城市东边穿越到西边,也不过是50分钟的车程就能走完了。

    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处,仿佛更有生活气息一样,这个时候吕树已经早早收摊了,可李叔他们还在忙活,估计要到十点钟才会收摊回家的。

    李叔看到吕小鱼就乐了:“小鱼,李叔给你打碗胡辣汤吧,再来张油饼!”

    吕小鱼下意识的说道:“那得多放点醋和香油!”

    说完才想起来,自己是吃过早饭出来的……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嘛!

    她抬起小脑袋看向吕树,要是平常的话,她就干脆坐下了,一碗3块钱没有牛肉的胡辣汤,吕树肯定不会拒绝她。

    但这是李叔的摊位,李叔是不会收他们兄妹俩的钱的,所以她就要看吕树同不同意。

    吕树很穷,但他生来就有点倔强,不觉得自己穷就应该接受别人的施舍,也不会觉得占别人便宜很光荣。

    李叔请他们喝胡辣汤绝没有施舍的意思,这属于后者的情况。

    以前吕树会偶尔喝一碗,可李叔不收钱以后,他就不喝了。

    情谊都是互相的,人家对你好,但你不能把人家的好当成理所当然。

    哪怕再穷,吕树也是这样倔强的活着,绝不苟且。

    所以他面对刘里的时候才会说自己很快乐,虽然说话的方式有点……

    吕树笑了笑:“喝吧喝吧,油饼就别吃了,中午还要在那边吃饭呢,”他转头对李叔笑道:“李叔,明儿送您一份儿臭豆腐您可别拒绝,您要是拒绝了,以后您这胡辣汤我们是真的不能喝了。”

    李叔乐了:“就你小子见外,行,明儿就再尝尝你的臭豆腐。”

    其实大家为什么这么喜欢吕树这孩子?不就是因为他活的有尊严么。

    向那种身体健全却还乞讨的人,过来要半块油饼李叔都是从来不给的,嫌弃他们。

    李叔看着呼噜噜喝胡辣汤的吕小鱼疑惑了一下:“我咋感觉小鱼又漂亮了点呢,你可得看好了,不然人贩子肯定打她注意,你不知道我们那个村里就有好几个被拐卖过去给人当老婆的姑娘……唉,一个村的又不好说什么。”

    要是以前,吕树会担心,但现在已经彻底不担心了。

    就在昨天晚上自己点亮第一层星云的时候,吕小鱼一觉醒来都暗掉第四颗星辰了……

    也就是说,现在人贩子想要绑走吕小鱼,那特么得七八个成年人一起上才是她的对手,不然一拳一个,全得捶出屎来……

    可这还只是一方面好吧,吕小鱼要想跑,恐怕人贩子把肾给跑坏了都追不上她的……

    也许万一人贩子里出现一个觉醒者?呵呵,觉醒了还当人贩子?真特么尿性……

    到了新都汇商业中心,吕树看开场时间还有五十分钟,就带吕小鱼先去逛品牌店,左挑右挑终于又给吕小鱼买了一身新衣服。

    吕小鱼想包起来以后穿,吕树笑道:“就这么穿着吧,咱们虽然还不是特别有钱,但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吕小鱼沉默了两秒,点点头跟着吕树去电影院了。

    影厅里面人并不是很多,毕竟是上午场,整个影厅都飘荡着爆米花的甜蜜味道。

    吕小鱼眼巴巴的看着卖爆米花的柜台,却抿着嘴不说话,柜台上写着,小份15元,大份28元,她觉得有点贵。

    吕树看到了之后,径直拉着她的小手去柜台上买了一个小份塞到吕小鱼的怀里:“吃吧。”

    “嗯,”吕小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时间,刚刚领了3D眼镜入场,吕小鱼拉着吕树就往影厅后排走,吕树走了几步就觉得不对劲:“你买的几排几座啊?怎么这么靠后?”

    按道理不应该买不到好位置的票啊,阿凡达1月4号上映,这都快三月份了,看的人已经不是特别多了。

    而且又是上午场,又是提前买的票,票应该很好买的。

    他拿着手机一看,当场整个人都不好了,在全场空了一半的情况下,吕小鱼竟然买的最后一排角落,整个角落这边也就卖出去了四张票。

    吕小鱼回头说道:“我买票的时候看到全场都空着,却有人买了角落里的票,我就想看看他们两个想干啥。”

    吕树:“???”

    人家情侣专门买了角落的票,你还要凑过去?吕树一抬头,正好看到后排角落正坐着一对儿情侣。

    吕树和吕小鱼坐在他们的旁边,吕树余光里看到那男孩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全场空荡荡的,角落里四个人的气氛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来自刘菲的负面情绪值,+201!”

    “来自李龙飞的负面情绪值,+381!”

    呵呵,兄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没打算赚你的负面情绪值……

    但吕树一个大人带着吕小鱼这么个孩子,人家理所当然就觉得,票是吕树买的……

    吕小鱼就静静的坐在旁边,捏起一颗爆米花塞进嘴里,这是她从来都没吃过的东西。

    哪怕别人再觉得稀松平常的一份爆米花,她也没有吃过。

    吕小鱼抽了抽鼻子,她知道吕树赚钱不容易,但吕树对她是真好,她知道吕树上一次买衣服还是一年前在夜市地摊上20块钱买的两件宽大T恤。

    吃着甜甜的爆米花,坐在空荡吹着暖气的影厅里,她忽然抬起头眼睛红红的湿湿的问道:“吕树吕树,我们的日子是不是真的要好起来了?”

    吕树心里一酸,把手放在吕小鱼的小脑袋上:“是啊是啊,放心吧,已经好起来了,以后会更好的。”

    吕小鱼哇的一下就哭了,以往她都不敢说什么,吕树已经够累了,她怕吕树因为她的存在反而需要去赚更多的钱,会更累。

    现在,好像终于可以释放一下了。

    旁边的那对儿情侣当场就差点尿了,你们选这个位置我们就不说什么了,可是……你们怎么哭上了啊!还能不能看电影了啊!

    “来自刘菲的负面情绪值,+311!”

    “来自李龙飞的负面情绪值,+423!”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