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74、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吕小鱼还是有点不相信,吕树的资质竟然比她好那么多,总感觉这人在跟自己扯犊子。

    然而吕树并没有见好就收,继续嘚瑟道:“体内第一颗星与第二颗星的总能量算作一颗星辰果实,我一晚上的修行进度就能抵上4颗,你能吗?”

    事实上,吕树是在突破第一层星云以后才有的这个速度,可是吕小鱼不知道啊,小姑娘低头默默的算了一下自己的进度,一晚上才两颗!

    瞬间就委屈的不说话了。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99!”

    吕树一看吕小鱼这副模样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清了清嗓子:“咳咳,你突破第一层星云之后,也能达到我这个速度的。”

    “真的吗?”吕小鱼眼睛亮亮的。

    修行能不能变强是次要的,可如果她的进度太慢,是不是就跟吕树的距离拉开了?

    人们老是说,层次不一样的话,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慢慢变远,直至消失于彼此的世界再无交集,吕小鱼今天就一直在想,她得跟吕树的进度保持一直,起码距离要近一些。

    这样,吕树就不会忽然哪天从她的世界里消失掉了。

    吕树去哪,她就去哪!

    当天晚上吕树继续按部就班的修行,此时他的进度已经达到第二层星云只差两颗星辰果实便能点亮。

    吕树一直在期待着,看看第二层星云点亮星辰以后会有什么变化。

    第一层是力量达到了E级的水准,那第二层呢?

    仅剩两颗星辰果实便能点亮的程度,吕树半夜就能修完了,连星辰果实都不用吃。

    夜色逐渐浓密,直至夜里凌晨1点,静谧的房间中吕树睁开眼睛,当他点亮第二星云的第一颗星辰时,心中便已经对于这一层星云的能力有了明悟。

    骤然间,吕树的身上随心意而动便铺上了薄薄的一层星辉,银白色的光芒在他身上流转着,照镜子甚至都看不清自己的面目。

    这些星辉……终于可以离体了。

    以前的星辉虽然活跃,也可以随吕树的心意调动,可它们并不能离开吕树的身体。

    此时它们依附在吕树的身上,像是一层保护他的衣服。

    吕树在想,有了一层衣服恐怕再遇到梁澈的话,对方即便全力用火焰来烧灼他,可能也伤不到他。

    这是相对的,星辉所组成的保护也是有临界值的,如果是D级的元素系来跟他打,他也只有跪的份。

    可是,这星辉的力量,也是随着他实力增长而增长的。

    原来第二层星云,是产生了自保的能力。

    力量系固然可以刀枪不入,但问题是挡不住元素系啊,总不能人家放火,放电,你拿身体去抗吧?皮肤再结实,也不至于绝缘雷电啊……现在,吕树的性命有了更多的保障。

    不对,不仅如此,吕树感觉自己的力量再次增长了!

    不是吧,这星图是要让自己一身力量直接横推的节奏吗?

    此时,身体力量正如吕树的根基,修炼进度越高,他的身体强度就越高。

    星图就像是传说中的内力或者法力,星辰之力越多,他能掌控尸狗小剑的时间也就越长。星辉外放的保护作用也就越强。

    感觉好像是……远程近战能力都具备了啊,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不是有人说修道的法术虽然厉害,但是身体强度不高,要是被人偷袭了估计一样要跪。

    这要是以后吕树玩着飞剑什么的,别人以为他是脆弱的远程兵,估计要吃大亏吧……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负面情绪值赚?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看早间新闻,新闻里正在播放一号首长出访邻国的事情,就在这时,吕树竟然看到了昨晚的那位聂廷正沉默的跟在一号首长身边!

    聂廷在新闻中,神情很平静,也没有穿他的黑色大氅,而是一身黑色的西装,看似平常,却充满了威慑力。

    这估计是一段录好的视频,现在才播出来而已,并不是说那位天罗现在已经抵达邻国了。

    果然是一位大人物啊。

    此时他忽然觉得,应该可以去跟李弦一学剑了吧,毕竟天罗面对李弦一的时候好像也挺客气的,既然不是来围剿,那就一切都好说啊。

    他一个高中生也不明白那么多道理,看局势也看不太清楚,现在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断来行事。

    吕树的判断就是,跟着李弦一学剑,应该没事了。

    学剑,肯定是要学了,但怎么开口又是一个问题,最好的是,能让李弦一自己开口……

    吕树的算盘打的很好,反正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知微不知道,李弦一不知道,同学不知道,天罗地网也不知道。

    他就装疯卖傻的等着李弦一再主动要求教他呗,说不定还能谈点条件神马的。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不就这样嘛,谁主动谁弱势啊,反正吕树觉得自己不能上杆子去求着拜师什么的。

    晚上,吕树手里是7000出头的负面情绪值在手,他干脆抽了整整50份臭豆腐用来明天早上取出来卖。

    再多也不行了,毕竟他的那个箱子也装不下这么多,要是为了这个再买个推车,也不是特别划算,每天能卖个50份,吕树也比较知足。

    吃完饭以后,吕树和吕小鱼两个人对谁去洗碗这件事情产生了分歧,平常两个人都是吕树1、3、5、7,吕小鱼2、4、6,两个人都是最烦洗碗的,甚至还专门为了洗碗画了一张家庭值日表。吕树指着值日表,表示今天周二应该吕小鱼洗,他严肃的对吕小鱼说道:“看到没,周二,写着你名字呢!”

    然后吕小鱼表示,她可以不叫吕小鱼,叫吕小猫也行。

    吕树:“???”还有这种操作?

    吕树深深吸口气回屋子里翻出一包薯片:“洗碗,它就归你了!”

    吕小鱼眼睛都直了:“好,我洗碗!我最勤快了!”

    “你是因为薯片才洗碗的吧?”吕树鄙视道。

    “那不能够呀,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吕小鱼否认。

    “那好,我们重新来一次,没薯片,你洗不洗碗?”

    “不洗。”

    “那有薯片你洗不洗?”

    “洗!”

    “呵呵!”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