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76、刘里是我的福星啊!(第二更)



    吕树也不知道自己的臭豆腐神奇在哪,好像一吃就会上瘾一样,那些爱好吃臭豆腐的都成了他的老客户,哪怕这次带了足足五十份,也都在十分钟之内卖光了。

    洛城很小,小到大家一起抱旅行团出国玩,一到国外发个朋友圈,然后看谁给自己点赞的时候就赫然发现,彼此之间有好多认识的人……

    洛城很小,小到哪里出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就会瞬间朋友圈刷屏,然后一大堆人去吃。

    出名的是一家叫做“老万烤面筋”的店,其实吃起来也就一般,但超出平均水准了,结果洛城人民一拥而上,搞得最后老万烤面筋变成了“100串起卖,低于一百串不卖”的现象。

    然后慢慢降温,当不是那么多人疯狂去吃的时候,生意又回归了本来的模样。

    洛城人民……是能够早上5点起床,开车去30公里外喝晚MJ县铁谢羊肉汤的民风啊……

    现在吕树觉得自己这臭豆腐很有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一传十,十传百。

    他今天早上就遇到四五个人,还没出摊呢他们就等在那里了,等出摊以后买了臭豆腐就走。

    如果这臭豆腐真的如此吸引人,那么吕树以后搞不好就吃喝不愁了好吧,可问题是,真要是像是这两天一样,每天卖臭豆腐只有一千出头的进账,以后恐怕连抽奖的成本都没了。

    昨天的负面情绪值剩下2000出头,而今天进账1000出头,加起来也不过是3200。

    这要不是有可爱的同学们,吕树明天卖臭豆腐的份数就得锐减了啊!

    吕树正收拾自己的箱子呢,忽然有一个人过来问了一句:“老板,还有臭豆腐没。”

    “没了,”吕树无力的说了一句。

    “来自杨超的负面情绪值,+49!”

    吕树当场愣住了,这是……因为买不到臭豆腐而产生的怨念吗?难道必须自己当面回答,对方才能产生足够多的怨念?

    昨天也有许多人给他零零星星不足十位数的负面情绪值,他也没在意,以为是臭豆腐味道熏出来的,但现在一看,恐怕另有玄机!

    叫做杨超的人走了,吕树反而不走了,此时距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呢,不急!

    他就坐在小马扎上守着箱子,箱子盖上了盖子。

    一会儿又有个人来问:“老板,还有臭豆腐吗?”

    吕树打开箱子里面空空如也,他乐呵呵的说道:“没了,卖完了!”

    路人原本看到吕树打开箱子的时候,以为吕树是要拿臭豆腐给他,结果打开以后什么都没有!

    合着臭豆腐都卖完了你还坐在这干嘛呢?路人当时就迷了,你是专门等着调戏我呢吗?!老子要报警了好吗!

    “来自张广的负面情绪值,+110!”

    吕树就坐在这里不走了,他忽然发现了一个致富新途径!

    虽然过来问的其实并不多,有些甚至不是吃过他臭豆腐的回头客,但基本上都能给他提供一些负面情绪值!

    没吃过的给他提供10点到60点不等,回头客则是提供的更多。

    又过了半个小时,吕树有些意犹未尽的起身,今天早上卖臭豆腐,最终以4000负面情绪值收尾,加上昨天剩下的2000,也有6000了。

    不错不错。

    李叔好奇:“小树你不是早就卖完了吗?咋还一直坐在这呢?”

    吕树乐呵呵的扛着箱子就走:“这不是想多跟大家呆会儿嘛,走了啊李叔!”

    “这孩子,”李叔摇头笑了笑,继续卖他的早餐。

    到了学校吕树先问姜束衣:“你又修行了两个小周天?”

    姜束衣点点头,吕树又问:“那你现在增加多少力量了?”

    “432斤,一个小周天108斤,西吠老师说的增加力量也不是恒定的,看个人天赋而异,不过相差也不会太多,”姜束衣解释道。

    这才对啊,吕树点点头,如果说完成一个阶段的修行,不管资质多差不管资质多好都是增加恒定的数值,那是玩游戏,而不是修行。

    姜束衣也反问道:“你力量增加多少了?”

    吕树愣了一下,他没有意识到姜束衣为什么问这个话,下意识的就没有说具体的数值:“进度还行啊,怎么了?”

    “奥,我听家里人说,力量型觉醒者一开始觉醒的力量是很难到达EF等级临界值的,一般都会在后期继续增长,资质极高的人才能到达1200公斤这个数值,所以想看看你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姜束衣解释道。

    我擦,吕树还真的不知道,原来觉醒者的能力也是会在觉醒之后有增长的,而不是觉醒什么数值,就永远是什么数值。

    自己还是掌握的信息太少啊,得多跟姜束衣交流交流。

    既然装成力量型觉醒者,那就要装的像一点啊。

    “你最好跟西吠那边报备一下你觉醒的事情,有好处的,”姜束衣提醒道。

    然而吕树问他有什么好处的时候,姜束衣却闭嘴不谈了。

    他认真思考了一下,既然姜束衣说有好处,那就是肯定有的,而且天罗地网也没对觉醒的道元班学生怎么样,应该是没问题的。

    况且他都已经在同学们面前显露自己的能力了,再瞒着西吠也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

    晚上道元班上课的时候吕树就跟西吠汇报了一下自己觉醒的情况,西吠还有点诧异:“怎么觉醒的?”

    吕树坐在蒲团上回答道:“跟刘里掰手腕的时候忽然觉醒的,刘里班长真是我的福星啊!”

    西吠明显愣住了:“掰个手腕都能觉醒?”

    “对,那时候大家都在场呢,”吕树点点头。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555!”

    鬼特么才是你的福星啊,别特么乱说话好吧!刘里脸都绿了,吕树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高二3班废柴因为跟刘里掰手腕因祸得福,忽然觉醒了,搞得刘里想起来这事就觉得糟心啊!

    西吠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还把这件事情随手记在了本子上。

    吕树看西吠这么认真,好像还要上报上去的样子,难道真的有什么好事?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