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80、活下去就已经很艰难了(第三更)



    春天还是很寒冷的,然而吕树每一剑都劈出全力,没多久身上的衣服便湿透了。

    他脱掉衣服光膀子继续劈剑,李弦一在旁边忽然问道:“小子,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成为强者?”

    吕树一边劈剑感受着身体肌肉的变化,然后一边回答:“实力强大到无视规则的人,应该能算是强者。”

    李弦一摇摇头:“你说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我问的是,怎么成为强者?”

    这个问题,李弦一没有再等吕树回答便主动说道:“一剑斩出便自信可斩苍穹,这种自信才是强者的本心与本能,这种东西是需要历练的。”

    原来,这才是李弦一想要告诉吕树的道理。

    明明有速成的功法,为什么要如同凡人一样练习劈剑?是要让吕树在这一次次的劈砍之中明白自己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明白自己到底能够斩断什么,明白自己到底可以定夺多少人的生死。

    速成的确实看起来挺唬人,但缺乏了必要的过程,自己都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个数,那就会缺乏自信。

    李弦一又忽然问道:“如果有一天,你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你是否愿意承担更大的责任?”

    “更大的责任?”吕树愣了一下,紧接着便摇摇头:“我的责任就是好好的活下去,把吕小鱼照顾好,其他的责任如果是别人给我的,我不会接受。”

    他潜意识里恐怕已经发现李弦一怕是想要让他以后去干什么,然后下意识的就拒绝了。

    吕树停下手里劈剑的动作看向李弦一,李弦一平静问道:“可那个时候你不仅能够照顾好妹妹了,也有余力去帮助别人。”

    “可是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成长并没有依赖过他们,或许一起卖早饭的李叔他们有危险了我会去救,可是其他人,我更相信一个人依靠本心去做事,会活的更好一些,”吕树摇头道。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因为贫穷疾苦,早早的就有了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并不会因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改变。

    是啊,他从小就是孤儿,就连父母都没有对他尽到应尽的义务,那么凭什么别人可以来对他说达者兼济天下这种话,他不接受。

    吕树把捡递出,意思是,如果我不符合的你要求,不答应你的条件,那么你也可以不教我剑法。

    所以,他宁愿不学剑法,自己继续摸索神秘的星图,哪怕累一点,慢一点,也不愿意承担什么莫名其妙的责任。

    这是吕树自己的准则,既然我达不到你的要求,也就不贪图你剑法。

    李弦一没有接回铁剑,只是平静道:“你不要这么偏激。”

    这个倔强的少年这么多年苦苦挣扎生存,即便是有好心人想要施舍也都被拒绝,这份倔强让李弦一欣赏,却在此时成为了他未来计划的最大绊脚石。

    基金会的胸怀很大,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继承,原本属于他的理事一职,如果他身死之时还没找到可传承之人,便会永久的空缺下去。

    吕树摇头:“我并不是不幸福,也没有什么心理阴影,也没吃过很大的苦,相比许多人,我这些经历并不算什么,只不过是人生路有点坎坷而已。只是,光是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已经很吃力了。”

    “所以抱歉,我还没打算拥有什么崇高的理想。”

    也就是这一刻,李弦一忽然意识到,这个少年可能永远都没法被基金会所用。这个少年似乎在倔强的对抗世界,不管遇到什么,他都更加愿意用自己的方式去生存,而不是别人给予的方式。

    李弦一明白了,吕树是永远不可能加入基金会的,信念不同。

    他叹息道:“从今日起,我不会做你的师父收你为徒,但我可以继续教你剑法。”

    在吕树疑惑的眼神中,李弦一又补充了一句话:“倾囊相授,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放心,不会让你去承担莫名其妙的责任,是我的一个私事。”

    这次,不是为了基金会,也不是为了理想,就只是为了吕树的那一份倔强,而已。

    李弦一也想看看,这个少年到底能靠着自己走到哪里。

    吕树思考了足足五分钟后终于回答:“好。”

    ……

    劈剑结束后吕树回家给吕小鱼做饭,俩人吃饭的时候吕树没有跟吕小鱼提他跟李弦一的分歧,倒是李弦一愿意继续倾囊相授的事情让吕树非常意外。

    一个私人条件换一个适合自己的剑法,吕树觉得不亏。

    早餐是一人一个荷包蛋外加一碗稀饭,还有一人一张煎饼。

    煎饼的做法其实很简单,面粉和鸡蛋加水打成稀稀的糊,加点葱花,倒进热锅油的平底锅里翻熟就好了。

    吕小鱼一直很喜欢吃那种很多层的手抓饼,但吕树一直没学会,外面大婶摊的手抓饼是直接在超市批发的半成品手抓饼,所以他也没地方去学。

    偶尔吕小鱼特别想吃的话,他就也去超市买点半成品的存在冰箱冷冻室里。

    吕树刚出门去卖臭豆腐,客厅的灯泡就开始刺刺拉拉的响,时闪时灭的,这是灯泡的寿命使用到极限了。

    吕小鱼抬头看着灯泡老半天,然后开门跑去隔壁找到李弦一:“我家客厅的灯泡坏了,你帮我换一下吧。”

    李弦一乐了,当即答应,拿着一把梯子就跟着吕小鱼去换灯泡了。

    他忽然在想,既然吕树不可能加入基金会,那说不定吕小鱼愿意啊?虽然吕小鱼说不学剑,可那毕竟有置气的前提下嘛,小孩子的仇都忘的很快,这不,有困难都会来找自己了,这就是个进步。

    也许再相处一段时间,吕小鱼就愿意学剑了呢?

    李弦一把灯泡的开关关掉了以后,架着梯子就上去了,一边拧灯泡一边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不让吕树换灯泡呢。”

    吕小鱼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道:“万一他被电了怎么办?”

    李弦一:“???”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388!”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