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王饶命 >

81、虽远必诛



    吕树这还没走到卖臭豆腐的地方呢,就收到了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他深刻的发觉,让李弦一照看吕小鱼真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他当然不知道还有电灯泡坏掉的这一出,反正负面情绪值是实打实的啊。早上吃饭的时候吕树还专门给吕小鱼交代,绝对不能透露两个人功法的事情,就算对方是个好人也不行。

    现在好人不好人的,不长年累月观察,压根看不出来。

    学剑归学剑,但自己的秘密却不能让对方知道。

    万一哪天他和吕小鱼真的需要藏匿行迹,那就必须做到没人能够找到他们,或者没人能够根据什么特征来查找他们,这样才算保险。

    这种感觉就像吕树穷怕了,手里要没有点存款心里都不踏实,这存款,就是后路。

    人这一辈子,必须要有点后路才行,不然孤注一掷的把自己整个人生都压上去了,谁知道你压的人靠不靠谱啊?

    每个人一生当中都会在某个阶段拥有至交好友或者闺蜜,可再过一段时间呢?很可能就不是了。

    也许你们是最好朋友的时候他还能为你保守秘密,可万一有一天因为什么事情产生嫌隙了呢?

    现在李弦一好像非常想让吕树未来能担起什么责任,这玩意可大可小啊,说小了就是去当雷锋,说大了就是保护世界和平,那特么不是开玩笑呢么。

    万一,吕树是说万一,万一李弦一拿吕树的秘密来挟制他呢?

    这样想,有点小人之心了,可吕树从来不觉得人性是多么稳妥的东西。

    当初在孤儿院,一个小孩被领养,领养他的男人面目和善,后来孤儿院里得到警方通告才知道,那个男的竟然恶劣到有恋童癖!知人知面不知心,穷人额外懂得这一点。

    吕树半点都不担心吕小鱼会不明白他的用意,小姑娘聪明着呢。

    ……

    卖臭豆腐现在对于吕树来说,不仅仅是赚钱的问题了,还得考验演技。

    因为有了回头客的缘故,搞得他臭豆腐供不应求,许多人现在都知道,行署路上有一个卖臭豆腐的小摊非常尿性,一天只卖50份!

    倒不是说吕树不想卖多,而是一个平衡问题,不管是为了金钱都抽奖卖臭豆腐,还是为了修行而放弃抽奖,转而选择买星辰果实。

    这两个选择对于吕树来讲都是不能去考虑的,他必须兼顾平衡,这样才能保证生活与修行都两不耽误。

    50份,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摆摊的很尿性,吃货们更尿性,一听竟然还有这种限量的美食,哪怕不爱吃臭豆腐的也要跑来凑个热闹了。

    还是那句话,洛城人民就是能早上5点起床跑去三十公里外喝碗MJ县铁谢羊肉汤的民风啊……

    所以吕树刚扛着箱子过来,就发现已经有二十多号人等在那里了。

    “老板,三份臭豆腐!”排第一个的率先喊了一声。

    吕树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本来就怕卖的快,你还一个人要三份?

    “一人最多买一份,”吕树说完觉得太生硬,又补了一句:“前面的全买完了,后面的朋友不就吃不到了吗?”

    咦,排队的人一听,感觉很有道理啊,这老板做生意讲究!

    结果中间有人补了吕树一刀:“怕我们吃不上,你就多做点呗,50份哪够啊。”

    这时候大家又一想,也是啊,你多卖点不完了吗!?

    吕树当时就呵呵了,就你脑子转的快!一人一份,多了不卖!

    然而即便如此,仍旧很快卖光,然后吕树就开始了重复掀盖子秀演技的工作。

    之后过来的顾客每次过来问吕树还有没有,吕树都要故作还有,最后说没有的表演……

    有几个顾客都懵逼了,心想这老板怕不是个傻子吧?!没有了你还坐这干嘛呢?

    然而吕树乐此不疲……一早上又是四千多的负面情绪值。

    ……

    上午,李弦一给吕小鱼辅导功课,双方氛围十分和睦。

    这得多亏了刘婶儿给他支招:“小姑娘正长身体呢特别爱吃,你给她买点零食,她指定对你印象有所改观。”

    李弦一惆怅的望着巷子外面,这叫什么事,自己多大一把年纪了还得买零食去,怎么跟哄孙女一样?!这还不是亲孙女呢!

    然而零食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李弦一刚掏出零食,吕小鱼用话语怼他次数立马减少,虽然不至于一句都没,但起码不那么糟心了啊,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了啊!

    只是李弦一忽然发现吕小鱼这孩子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性格,虽然吃了你的零食不怼你了,但态度中,绝对谈不上信任。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这世界上只有吕树才能让她无保留的信任,她的信任也只给了吕树,其他人则半点都分不到。

    不过,能和睦相处就已经算是很大进步了啊,慢慢来嘛,起码现在两个人还能有说有笑了。

    此时,院子外面忽然走来一个中年男人,面相特别老实,从外表看起来跟普通的庄稼汉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此人行止之间又自有一番气度,这种感觉很矛盾,却有好像理所当然。

    李弦一看到他的身影后沉默了下来,中年男人笑道:“不请自来,老前辈不会介意吧。”

    李弦一听了展演一笑,自己康复的事情真是传的很快,仅仅这么短的时间,什么牛鬼蛇神都找上门来了,他笑道:“哪里哪里,”说道这里,李弦一冲着吕小鱼打趣道:“有朋自远方来,后面怎么说?”这正是初一的学习内容。

    吕小鱼瞥了他一眼:“虽远必诛!”

    李弦一:“???”

    正在上课拿着国产神机翻论坛的吕树忽然惊了一下。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488!”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199!”

    怎么忽然来了这么大一波负面情绪值?!

    石学晋……难道是李弦一口中所说那个立志贯通儒释道三教的石学晋?!石学晋在李弦一和吕小鱼那里?

新书推荐: 大王饶命 牧神记